孕婦楊美華


楊美華午睡起來,脹尿脹得受不了,挺著三十五周的大肚子急忙向廁所走去,今天肚子感覺怪怪的,從早上起床就一直有下墜感,下體似乎濕濕的,她邊走還邊回味著剛才的春夢。
走進廁所,拉下孕婦內褲一看,褲襠果然 了一大片。楊美華坐在馬桶上,愣愣地想著:十八周作完產前檢查時,還躺在內診台上,英俊的謝醫師忽然拉開布 ,遞給她這件腹部有一大片鑲空蕾絲的白色孕婦內褲,跟她說:「這件漂亮的褲子送給嬌滴滴的准媽媽穿。」她愣了一下,馬上嬌笑跟他道謝。
二十一周去作五個月產檢時,楊美華特意換上這件內褲,那一天謝醫師和她約了個蠻奇怪的時間。
中午十二點半,平常的休診時間,作完一些問診驗尿的例行檢查,謝醫師問她:「從懷孕到現在,性生活正常嗎?都用那些體位?」
楊美華有點不好意思,告訴他自己的性慾似乎比懷孕前更好,一、兩天就和先生做愛一次,大多用騎乘位或是後背位,但最近先生怕影響小孩,已經禁慾一個多禮拜了。
謝醫師跟她說要作內診,楊美華彎腰拉連身孕婦裝的下擺,看到他仍站在一旁,才發現今天沒有護士小姐跟診。謝醫師察覺了她的疑惑,告訴她今天護士生病,所以沒來。
楊美華在他的目光下拉起孕婦裝,脫下了孕婦內褲,覺得有點怪怪的,然後她跨上內診台,叉開雙腿擱在腳蹬上,謝醫師看到那件內褲,高興地說:「你把它穿來了?」
楊美華回他說:「我今天是第一次穿,蕾絲蠻好看的,又很貼身,穿起來蠻舒服的。」
他笑了笑,那笑容讓楊美華覺得和平常有些不大一樣,他沒拉上布 ,把緊裹在手上的手套潤滑了一下,跟她說:「來,深呼吸,放輕鬆。」
楊美華和他四目相接,發現他注視著自己,覺得有點難為情,一邊深呼吸一邊閉上了眼睛。【】她感覺到他撥開她的陰唇,手指緩緩地插進她的陰道,熟練地作內診。
楊美華覺得這次和以前作內診差蠻多的,沒有以前那種乾乾澀澀,甚至會疼痛的感覺。她先生從一個多禮拜前就停止和她做愛,怕傷了小孩,之前楊美華和先生幾乎是天天做愛,禁慾使她對在自己身體裡動著的那隻手異常敏感,他手一動她就流水兒。
「怎麼這麼久?」她正這樣想著,忽然她「啊」一聲,觸電似地抖了一下,他的手指竟輕輕按壓著她的陰蒂,楊美華猛地睜開眼,他的臉有點紅,卻還很鎮定地開口跟她說:
「今天要多作個乳房檢查,看有沒有腫瘤。」
楊美華還沒回過神來,他已經飛快地脫下手套,伸手把她的連身孕婦裝掀到肩 上,她還沒開口詢問,謝醫師就搶著說:「這麼巧,你今天穿的是開前扣的胸罩。」
楊美華用右手遮著前扣,問道:「孕婦需要作這種檢查嗎?」
謝醫師回答她:「孕婦還是有可能會得到乳房腫瘤,為了安全起見,我都會例行作這個檢查。」一邊就拿開她的手,熟練地打開她胸罩的前扣,撥開她的罩杯。
楊美華看著,感覺著他的雙手忽重忽輕地捏壓著自己因懷胎而變得肥碩的雙乳,她不自覺輕歎了一口氣:老公連愛撫都不敢,謝醫生的手滿足了她一個多禮拜來的渴求。
忽然他用手掌心輕擦她的乳頭,她驚異地發現自己的乳頭早已堅挺珠硬而渾然不覺,下身不由自主地攣縮了兩下,又流出不少水來。他看到楊美華兩腿之間的肉縫誘人地開閉了幾下,流出亮亮的潤滑液,直流到會陰和肛門,楊美華呼吸急促起來,開始覺得不對,努力平抑呼吸喊出聲:
「不要這樣,不可以,你到底想幹什麼?不要!不要嘛!」
一邊想抬起身,卻被他撫弄乳房的手順勢壓下,動彈不得。謝醫師另一手往她 漉漉的下體探去,楊美華又觸電般抖了一下,放在腳蹬裡的雙腿想夾卻夾不起來,下體不自主收縮起來,體內抽動的感覺升到整個腹部,又流動到肛門而有些便意,她心猿意馬起來,好像好久沒有這樣被摸過了,可她一邊喘著,一邊仍然含糊咕噥著:
「不,不,不好!不要強姦我!」
他開始脫衣服,楊美華兩手摀住一絲不掛的陰部,順手抹了一下, 淋淋一片,他看著她說:「其實你也很想要,對不對?」她扭動著身體,啜泣似地喘著氣回答說:「可是我肚子越來越大,變得好醜。」
他裸身站在楊美華張開的雙腿前,用力分開她的雙手,挺硬的陰莖磨擦著她滑溜的陰戶,一邊告訴她:「才不,我覺得你是越來越性感。」
楊美華再也忍耐不住,放棄僅剩的一點矜持,抱著他的頭,瘋狂地親吻他,手撫著他結實的胸膛、小腹、抓住了他的命根子,囈語般地呻吟著:「喔,喔!愛撫我,唉唷!愛撫我。」他的手在楊美華的胸部,隆凸的大肚子,和兩腿間水淋淋的黑色草地上游竄,楊美華的叫聲越來越大:
「求求你趕快救救我,拜託,趕快進來,干我吧,我的小 快要爆了,行行好,趕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,頂死我!干死我!快,快,我受不了了,快插進來!」擱在腳蹬上的兩條腿張得大開,微微顫抖著。
他紅了眼,整個人往躺在內診台上的楊美華撲上去,她潮紅的臉上香汗淋 ,忽然她杏眼圓睜,全身僵直,張大了口重重地喘氣,「啊,啊,啊……」地叫起來,那東西頂開她強力縮放著的陰道,整個衝進來將她塞得滿滿。楊美華奮力將屁股抬了起來,爆出一聲大叫:「老娘一 夾死你!」